©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韩信x你】好巧你也在吐花。

*3w更新第【我不想数了】篇,此篇一共2200+

*花吐症梗。 @エス 这位的点文。

*cp.韩信x你。视角分为“你”的视角和韩信视角。

*之前学院风系列的支线结局。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壹&贰

——————


叁.


  话说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吐花啊……


  现在的你坐在自己房间里收拾着洒落一地的花瓣,又咳了一声,胸腔处的疼痛愈发加剧。随手捡起几片丢进一边的垃圾桶,看了看那里面快要溢出来的花瓣。


  而且——吐花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疼啊!


  在心里这么咆哮着,但是是万不可说出口的。这一天下来你是一直躲着人群,乖乖闭嘴,倒是让你的死党觉得你被调换了一个人一般,一下子从个骨子里的二货变成了外表上的淑女。


  对于她的形容你表示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你还是问了问她这是什么病。毕竟她算是消息灵通的——不能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对于八卦玄学什么的研究她在学校里应该能排得上号。


  当然, 你得到的回答并不是这么有用:花吐症。顾名思义,就是得了就会不停吐花的病。不过这病的来头倒是大,什么不和喜欢的人接吻就会死掉?——荒唐,根本就是种少见的病嘛?


  况且这种疑难杂症有谁会治啊?


  新○方吗?


  ——而且喜欢的人什么的……不管怎么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干脆等死好了。


——————


  你刚换上的塑料袋也逐渐被花瓣装满,从最开始的一片花瓣逐渐增多,有时候一次会出来了两三片,还伴着喉管的刺痛。口腔中弥漫着一股子鲜血的味道,有时还会从唇角滴落下来。这种情况导致了你连吃饭喝水都成了问题。


  今天的作业还只写了一半,全被这奇怪的病状耽搁了。每次提笔都会不禁咳嗽起来,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一个不稳还会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失去了抓握东西的勇气,几次还险些将作业本扯坏。花瓣上的汁液是血红色的,有些被压倒以后还在纸张上留下了印记。


        想了想还是拨通了老师的电话,并没有直言说明花吐症的事情,只是带有掩饰目的的说明了自己是胃疼这件事。老师也算是通情达理的(当然一部分是因为你的成绩还不错),关心了你几句就和你说明了“如果明天胃疼还是很严重的话就不用来上课了”这一点。


  这么一说你算是安心了。又摸摸自己的肚子,又蹭到餐桌边,热了热之前的根本一口都没有动的饭菜,忍住痛楚还没扒几口饭,就觉得无法下咽。怔怔看着面前的菜,突然感到头晕目眩。又是几片花瓣堵在了喉咙口。


  干呕几次后却有了一种莫名的饱腹感,面对着一桌菜肴,一向是吃货的你也没有了再动筷子的念头。面对着除了自己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的简陋公寓叹了口气,将那几盆菜放到了冰箱里,阖上门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现在都已经被这个奇怪的病折磨成这样了,如果明天再恶化的话事情就麻烦了。那样的话就没办法上学了。


  那样的话,就没办法……见到他了。


——————

——————


  肆.


  已经持续咳了一下午,甚至连吃晚饭的时候也是没有间断过。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从别的桌那边传过来的关心的眼神。


  “得了吧,你吐花真的这么严重?”刘邦那家伙还是痞里痞气的笑,让我无端心烦。我一把排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我肩膀上的手,正想点头却又是一阵咳嗽。说话不行,只能向他翻个白眼。


  张良倒是全程都很安静地在一边吃饭,时不时向我们这边——我是说刘邦那边投去类似于“我不认识你(们)”的目光。


  还没吃几口饭——我甚至觉得我吐出来的那花瓣都够我吃上一堆的。直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我就立刻捂着嘴奔向了宿舍。刘邦和张良倒也是跟来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用途。


  今天晚上我觉得我甚至不能去上晚自习的,所以也就怂恿那两个人一起宅在寝室里想想对策。我正开口准备说说这件事,然而一张嘴就是满口花瓣,只好又闭上。


  “算了算了,今天撬一节晚自习陪陪你吧——”刘邦很自然地爬上了他的床位居高临下看着我,张良中规中矩地坐在窗台边上,也直直看着我。


  本大爷可是那种需要你陪的人?有这个闲工夫不如帮我撩撩妹子——我是指我那个同桌。


  又是一个白眼,不过他显然是理解错了。


  “哟呵,你不用这么感动。”


  ——感动个鬼啊!是你自己理解的对吧?话说你在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啊?帮我增加一点除了花瓣之外更为负担的负担吗?


  千言万语到最后还是化作了一句脏话,夹杂着玫瑰花瓣的那种。不过这次好像更严重了。因为我在抬手接下那个花瓣的时候感受到了指尖的粘稠感。低眼看看,大拇指和食指已经被红色液体染红,指甲缝里还渗进去了一点。


    然后又是一片沾着血的花瓣掉落在了地上。


  连刘邦吵吵嚷嚷的声音也消失了,张良戴上手套立马凑上前来捡起那片花瓣,向刘邦投去一个眼神,会意的刘邦一下子从上铺跳了下来,直接捡起那个花瓣看看,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随后就不见了人影。


  ……

  

——————


  刚拿起笔,颤颤巍巍地,笔又掉落在地上。又是几声咳嗽,张良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拍着我的背,我摇了摇头示意他别拍。


  身体上所受到的疼痛似乎都被扩大了千万倍,仅仅是被轻轻敲击都会有一种从山顶上坠落的痛感。不真切。五脏六腑好像随着咳嗽的颤抖而震动,搅在一块。抬手捂住口,但是暗红色的血液还是从指缝中一点一点渗出来。幸好张良帮着收拾了一下桌子,作业本才免遭一难。不然我可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向老师解释。


  然后我就听到了从门口那边传来的有人大口喘着气的声音。我僵硬地转头,看到了一头紫色毛。


  “成了,我帮你打听到了。”恍恍惚惚中我听到他这么说着,“‘花吐症’,因相思成疾。”


  好像他还说了不少的解释,不过我头一阵眩晕,都没有仔细在听。


  有一句话倒是记得最清楚。


  “治愈的方法只有一个,和喜欢的人接吻。”

  

——————


  这是什么奇怪的治愈方法啊?和喜欢的人接吻?这个病其实是你刘邦自己杜撰出来的吧?


  我抽了抽嘴角,还没准备说什么,不过刘邦是一下子上前来再次搭住我的肩膀。


  “来,我们来帮你出谋划策。”


  “关于怎么诱拐你同桌这件事。”

  

——————

伍&陆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7)
热度(121)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