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韩信x你】好巧你也在吐花。

*3w更新第【我不想数了】篇,此篇一共2100+

*花吐症梗。  @韩·我家的·信  这位的点文。

*cp.韩信x你。视角分为“你”的视角和韩信视角。

*之前学院风系列的支线结局。

*越写越长。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叁&肆

——————


  伍.


  昨天晚上不知道是几点睡过去的,大概是因为太过疼痛所以昏倒了。你也不知道准确的过程,看了看一边的时钟,离上学的时间倒还是有些空闲。


  随意翻找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下身上那件已经沾满了点点血迹的,抬手摸了摸喉咙那边,还是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刚想感慨一句看来已经好很多了,偏偏又咳嗽起来。


  四片花瓣从口中一起飘落,还带着一点绿色的花萼。


  花瓣越来越多了。记得玫瑰花是有五到九片花瓣的——也就是说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吐出完整的一朵玫瑰了吗?


  ——也就是说,到那时候如果还没吻到他的话,就会死掉了吗?


——————


  你心不在焉地收拾了一下地上的花瓣,将那些碍眼的东西一股脑全塞到垃圾桶里,晃了晃脑袋驱逐出之前那种悲观消极的想法。


  “得了吧,哪有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就是吐点血么——”


  你这么安慰着自己,重重地咳了几声,深呼吸、深呼吸,才一把捞起书包继续骑着单车去往学校。


——————


  “今天倒是来得挺早。”刚一进教室就见到了坐在位置上的韩信,他今天也来得很早——至少比起之前都算早的了。他微微弯曲着身体,在和你打招呼之后立刻转过头去咳了几下,有一声没一声的。


  “你也不赖。”你强压下喉咙中的瘙痒这么回应着,直接将书包搁在位置上。韩信再次转身相对你说什么,但是现在的你只想着要怎么瞒住自己这种奇怪的病的事——还是在自己的暗恋对象面前,一时间也没有在意他的动作,反倒是抽了几张纸巾立刻跑出了教室。


  韩信见你这样子,一下收回了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抿唇不发一言。


  等到你回教室已经是快要上课的时候了,趁着刚才跑出去的时间,你不只是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花瓣,还弄了好几个塑料袋准备装接下来上课的时候会产生的花瓣。


  然后再此期间,你还和闺蜜商讨了一件事情。也就是你突然发现的,和韩信对话或者与他对视的时候你吐的花瓣会增加的这件事。不过你的闺蜜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好像原本一惊一乍的她在加入了那个社团以后就变得处变不惊了。


  虽然这么说看上去有点不可能,不过事实好像就是如此,这几天每次想到他的时候疼痛显得尤其厉害。闺蜜也给你提议了和韩信表白这回事,不过你(自以为)很潇洒地摆了摆手,抹掉了这个不靠谱的建议。


  “得了吧,韩同学怎么可能喜欢上我这种人。”


  你这么说着,抿了抿唇,出乎你意料的,这次提及他时,你并没再吐花。


  “我准备去和老师说换位子这件事啦。”

  “我得了花吐症这种事情……可不能让韩信那家伙知道。”


  出乎意料的从容,明明这样子继续下去自己可能死掉,但是好像也不是这么难以接受了。反正横竖都是死。你撇了撇嘴,从唇边取下那四片新落下来的花瓣塞到了塑料袋中。


  了解你脾气的她只是嘱咐了你好运,然后将一包湿巾纸递给你。


  “嘴边的血迹,擦一擦吧。”


  那个湿巾碰到皮肤的时候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


——————

——————


  陆.


  就算是在上课的时候还是在想着昨天晚上刘邦和自己说过的那些馊主意。


  之所以称之为馊主意是因为那个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行性!


  有谁会在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表白啊?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不科学好吗?况且都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万一突然转了性子反倒是更加会被她疏远好么?


  况且她今天是突然犯了什么病?从外面回来以后就和老师说了要换位子这种事情。难道做同桌不好么?


  ——难道我得花吐症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难道我得花吐症并且喜欢她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难道我得花吐症并且喜欢他并且要吻她才能治愈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不行不行,我还这么年轻连喜欢的妹子的手都没有牵过——


  咳,好像牵过一次,在之前的三千米长跑的时候。


  想到这件事情,喉咙中的瘙痒越发严重,重重咳了几声,我整个人都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用纸巾擦去嘴角的血迹。


  ——不行不行,我还这么年轻连喜欢的妹子都没有撩到,怎么能死呢?


   ……


  就按着刘邦的那个Plan.B试试吧。


——————


  中午午休,当老师说出下课随后走出教室的那瞬间,我立刻站了起来,看了看起身正准备走出教室的她,直接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她挣扎了好几下但是还是没有什么效果,毕竟力气上的差距还是在这里。然后我带着她到了天台。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我听见她这么说着,“把我带到这边,又是什么捉弄人的把戏吗?”


  这几天来第一次正式的对视,她抬起了头,直直看着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十分无力,明明之前和刘邦那家伙试了这么多次,面对真正出现的情况还是忘记了台词。


   “你最近一直在躲着我,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么?”


  其实我本来想说的话不是这样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口就变成了这种有点酸的语气。但是她好像不是很在意这个,就是紧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一时间我觉得我喉咙中的疼痛、或者说全身的疼痛都没有这么强烈了。正准备再说什么,却看到对面的她开始剧烈咳嗽。


  一时慌乱,立马上前帮她顺气,没想到她却是摇了摇头,随后后退了半步。接着我就看到了从她口中吐出的红色的花瓣。五片,还带着绿色的花萼。


  “不、我……”她的话语也是支离破碎,“抱歉,这个……”


  以及和自己一样的症状。也是花吐症。


  她的血液从嘴角一滴一滴淌下。我看到她取出湿巾将那些血渍擦拭干净。但是她的身体状况好像并不是这么好。


    我皱了皱眉,弯下腰捡起那几几片花瓣。她的玫瑰都快要成型了。——和自己的状况是差不多。

  

  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喜欢的人是谁?



——————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0)
热度(134)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