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白狄】见你是少年。

*3w更新第【我不想数了】篇,顺带是点文之一。此篇一共2000+

* 之前这位@临南望景的点文,狄仁杰变小梗。 

*cp.白狄.

*私设有。可能有bug,还请多包涵。

*一发完。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Part.0


  不对劲。


  这很不对劲。


  李白这一周不知道第几次假装偶然地再街上大摇大摆地闲逛的时候心中如是想着。他就是在意,为什么之前能十分敏锐地察觉自己存在的狄仁杰今天突然没有过来找他找他的茬——甚至连李元芳都没有被派来监视他。


  长安街还是这么热闹,小贩在一边吆喝着,酒楼里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杯的声音,路过的行人或喜或悲,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任何日常的样子。——相比之下李白是有些迷茫的。


  按着之前的前科不应该是这样子啊?

  说好的处处监视以免他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想不明白。


  李白咬了咬叼着的草茎,还带着这么点枝叶的清香。心烦地挠了挠脑袋,原本就有几撮翘起的头发更是乱了些。他把酒葫芦别在腰侧,收拢身边的剑翻身跃上屋顶,穿过几条巷子最后到了狄仁杰的住所前。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朴素地就和寻常人家的大宅子差不多,但是看上去又让人觉得心里舒坦。


  他是很少来这里,即使是在与狄仁杰确认恋人关系以后,多半是因为骨子里的那种不愿被束缚的念头,还是和狄仁杰那样维持着最之前的那种互相追逐又不互相捆绑的状态才算是正常——


  不过这份正常也只能持续到他叩响狄仁杰家门的那瞬间了。


——————


Part.2


  吱呀一声门开了。


  不过李白的视野中并没有出现什么人。他琢磨着这门怎么自己开了,低头却见着一个……小孩子。


  那个小孩子和狄仁杰长得倒是十分相像,大体黑色的蓬松的发,上边有一撮被染成了别的颜色,唯一不同的是发是自然披下,并没有用发胶固定。有一对棕色的眸,挺水灵,还着着一件棕黑相间的衣裳。李白皱了皱眉,搞不懂这个小孩子的来历,半蹲下揉了揉小孩子的头,却被人抬手打开。


  “哟呵,狄仁杰没给你抹发胶?”李白咬着的草叶因他说话张口闭口而动了动,“话说你是哪家小孩子?不会是狄仁杰的私生子吧?——被拐卖过来的?”


  “你才是被拐卖的——你这个卖假酒的!”


  那个小孩子满脸不屑地看着面前这个疑似要坑他的李白,毫不犹豫地就寻着记忆里的一些印象堵了回去。对他来说今天一早上起来就是在一个对于自己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脑海中又莫名其妙有了未来的自己的记忆——让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有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之后的自己的记忆,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荒唐。


  “我就是狄仁杰,而且我不记得我有私生子!”


  那个小孩子……那个变小的狄仁杰,顿了半晌又喊了这么一句。在他的记忆里唯一模糊的便是关于面前这个人的,除了知道他姓甚名谁之外,别的是一点没有印象。


  “变小了?”


  “差不多是这样……不是很清楚。——话说回来,我和你很熟吗?”


  听着这句话,李白不禁失笑。又弯下腰揉了揉狄仁杰的头,说实话,他还挺喜欢这种柔顺的感觉的。


  “我与长大后的你之间——何止是‘熟’?”


      “怎么,狄大人记得起别的事情……却唯独记不起李太白了?”

 

——————


Part.3


  得了吧,染指这么一个小孩子可不是剑仙应该做的事——况且要是哪天狄仁杰又变回来了,估计又要被人絮絮叨叨半天。不过幸好,这小家伙除了幼稚思想不成熟之外,习惯方面倒是和狄仁杰差不多。按着李白对狄仁杰的熟悉度,也是一下子又得到了对方的信任。


  “所以说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嘛……”


  李白坐在床旁的椅上,看着一边已经睡熟的少年,心中是泛起一阵无奈。方才刚陪着他玩了许多东西,就想不通上一秒还是热情洋溢不知疲倦的样子,下一秒怎么能就这样一下子这么安静地睡过去。


  夕阳的光从窗中投入,铺着这个房间,李白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撩了撩狄仁杰垂在耳边的发。刚才见着他啧了一声歪了一下头,应该是被扎到了所以觉得不舒服,这样一下子,他又蹭了蹭李白的手。


  “难得能见到怀英不一样的一面……还挺有趣的。”


  他笑着,阳光铺在他栗色的发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温和感觉,微微勾起的嘴角暴露了他愉悦的心情。若是哪个仅凭传言知道李白这个名字的人见了这一幕,估计还会觉着之前那个不羁的剑仙突然转了性子——其实完全不是。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站起身时还特别注意地将椅抬起以免发出什么响声,确认剑就别在腰间以后走出这个小房间,顺便轻声将门阖上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之后床上的狄仁杰睁开了眼,棕色的眸子扫视着整个房间,有时候不适应阳光还闭了几下,生理盐水从眼角挤出些许。


  “李白……吗?”


  他这么轻声念道。


——————


  Part.4


  下午五点,夕阳正在地平线的另一头悬着,暗红色的,光芒却还是这么耀眼。


  狄仁杰揉了揉看东西有些模糊的眼睛,从窗口眺望着一边的水池子。快步出门,在那桥上还能见到几条鲤鱼从桥下游过去。风很温和,吹在身上只是觉得十分舒服,阳光这么照着也不觉得热。一边的草丛中几只昆虫还在叫着,一声又一声、一声又一声。


  他撩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想着多年后的自己将他们像李白说的那样抹上发胶固定起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最后还是轻轻啧了一声,不再去想这种荒唐的事情。毕竟记忆中的那个自己似乎都在嘲笑这样孩子气的自己。


  这里一向都很安静,尤其是出了这种状况以后。李元芳就暂时成为了执法者,估计现在也应该被那也琐事恼得团团转——等预想到到时候狄仁杰回复过来的话应该也有一堆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


  不过现在的他似乎并没有想这么多,孩童只是觉得无聊。


  于是他斟酌着轻轻开口叫了那个人的名字。


  “李白?”

  “我在。”


  出乎意料地,身后传来了那个人的声音。


——————

END.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111)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