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汗罗】见你好似见故人。

*9w字计划已完(好像已经写了12w了……),于是从此篇开始不再标识。

*之前这位 @维他柠檬茶 的点文,宠物情人(其实有点偏兽化)梗。

  (只有宠物没有情人)

*cp.汗罗.

*题目是骗人的。

*私设众多,并非王者世界观。可能有bug,还请多包涵。

*一发完。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上.


  当成吉思汗一大早醒来准备洗漱晨练的时候,他发现了有些不对的地方。


  ——比如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比如周围的家具都高大了几倍,比如一边镜子里一只哈士奇正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改变着姿态。


  被一些地图航海书充斥的房间,装饰不同于自己的家,巨大的吊顶灯散发橙色的光芒,让人觉得温馨异常。不过现在的成吉思汗可顾不上这个,他一贯的警惕心理告诉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个房间有没有什么异常。


  他试着伸出自己的手去触碰什么,但是念着自己是现在这个形态还是收回了爪子。听闻玄关处传来的金属摩擦的响声,他耳朵抖动一记,直直跑到沙发后隐匿自己——就和当时在部队中学的那样。


  进来的是一个不过二十几岁的外邦人,金发蓝眸,就和电视中标准的欧洲人一样。成吉思汗觉得这个人十分眼熟,但却记不起是在哪里见到过。轻哼一声,却没料到引起了人的注意。


  “啊,你醒了——我刚去买了点烤肉,需要吗?还是说先喝一些饮用水比较好呢?”


  不我什么都不想吃。成吉思汗正想这么说,但是出口的却只是几句“汪汪汪”,该死,他意识到了他不能说话这件事,只得眨眨眼示意,不过对方显然是领会错了他的意,将一碟水和几片烤肉一起放到了他的面前。


  “烤肉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楼下便利店买的——虽然是速冻,味道还不错的,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


  成吉思汗歪了歪脑袋,不是很懂这个人为什么要同显然不能说话的动物这么聊天,自顾自低头嗅了嗅那肉片,咬住一片,油汁随着咀嚼的动作溢满口腔,算是好吃——比部队里那些肉罐头什么的好上了不知道几倍。


  不过他也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点——毕竟在别人家蹭吃蹭喝欠人情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吞咽几口,最后再饮上这么一点水,抖了抖耳朵坐在人面前的地毯上,瞥了眼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自己的人,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被人摸了头。


  “……真的很像啊。”

  “你和他那种给人的感觉。”


  虽然对于这个动作有些不爽,但是成吉思汗并没有去躲开,或者说,盘算好的躲开的计划在听见人说那句话的瞬间付诸东流。


  或许是因为那个人的笑意并没有渗入他眼底,那好看的蓝色眸中尽是虚无;或许是因为那个人说的那句话,语气中包含着千般万般他无法理解的情愫;又或许只是对于对方给自己一些食物的感谢。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抬头看了看那个人的脸,橙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不过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这灯光的温和而变得温暖,反而是冷得出奇。他闭哞,任由那人手在自己的两耳之间抚摸着,未发出任何声音打破这寂静。


  因为他也好似自己的一位故人。


——————


中.


  朦胧的世界让人无法分辨虚实,耳边萦绕着的是炮火四溅的声音,从战场中心翻滚起的热浪铺天盖地涌来,几乎将整个世界笼罩。但出乎意料的是它并没有波及自己半分。


  被风卷起的黄沙遮挡住了战场的情况,在里面的人生死未卜,苍狼嚎叫着,依靠着墙壁一步步探索进去。成吉思汗抹了一把脸,向前方扔了一颗手雷。爆炸的轰鸣声从前方传来,同时,两枚子弹从自己身侧划过,若有一丝一毫的偏差,那么中弹的便会是自己,但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听到了子弹穿刺肉体发出的闷响和人的惨叫声。成吉思汗那残破的军服,还有上面的防弹衣也不是什么可靠的物件,他甚至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鲜血溅在自己身体上。啧了一声唤回那匹苍狼去搜寻下一个地点。回头看,发现两个准备偷袭的敌军已经死亡,腹部上是致命的枪伤。


  那个自己在前一次战斗中拯救的人,也救了自己一命。


    “还不赖。”

    “彼此彼此,这也算是我对您的报恩了。”


  在战火纷飞、爆炸声不绝于耳的时候,他却清晰地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有着这么一点外邦人的语气,但并不显得生硬直白。可以听出他带着的笑意,在这样的战场上心里却是有了底。抬眼,却发现他站在数十米开外,飞尘遮挡了视线,看得不真切。


——————


下.


       “啊,醒了啊?我还琢磨着你不会又晕过去了吧。”


       成吉思汗的耳朵本是耷拉着,现在突然抖了抖,这倒是引起了人的注意。那人从一堆书籍中抬起头,随意收拾了一下书桌,勉勉强强能看过去的样子。


      “抱歉了,自作主张把你带回来。突然在这边应该也会不习惯吧。”

       “当时见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晕倒了,如果不把你带回来的话事情可能就大条了。”

      “等你的主人来领你的时候你就能回去了。”


       意料之中,他又摸了摸成吉思汗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成吉思汗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怀念。


       真的很像啊。

       你和那个人。


       他正想说话,却只发出了“汪”声,不过这并没有搅乱什么气氛。他本想表示自己不介意他的行为,况且这么做也算是对自己有恩——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并且突然出现在大街上什么的,不过眼前这个人必定不是居心叵测之人。


       他有着金色的卷发,带着顶夸张的帽子。棕色衣裳,腰部还别着两个枪囊。给人一种西部牛仔的感觉,但是他身上并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戾气。


    他可以断言自己曾经的自己绝对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与他有着七八分、甚至很多的相似。那个人也是个外邦人,在战场上显得勇猛异常,他的两把枪能演绎完美的掩护。


       并且那个人救了自己一命。


       只可惜战场转移太快,事务太多,他并没有时间去询问那个人的名字。事后再去当地打听,竟没人再见过那人一次,事情也就此不了了之,这也算是成吉思汗人生中的一个遗憾。


       成吉思汗又汪了一声,那人才回神,轻轻咳了咳,收回自己的手,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总之从现在开始的这段时间里还请多关照了——我也不怎么会养宠物……”


    他又回到了那一副阳光的样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好像笃定那哈士奇自己就能理解一样。起身,表现出自己无比认真。


        “我的名字,马可•波罗。”


  受到感染的成吉思汗也不禁直了直身子,抬眼,由下至上将人打量一遍。耳朵又抖动一记。他在心中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


        这次我会记住的。

        他在心中这么说着。


——————

END.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74)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