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曹惇】给失忆的自己的信。(Part.4)

*cp.曹惇。

*双方失忆梗。原作设定。

*接之前的《【给失忆的自己的信】夏侯惇篇/曹操篇。》

*在下可能是脑子有病系列。


*幕后心灵导师甄姬和背不出鸡汤的典韦出没请注意。

*活在对话里的曹老板。


*严重OOC.


可以接受的话↓↓↓

——————

【给失忆的自己的信】夏侯惇篇。

【给失忆的自己的信】曹操篇。

——————

Part.3

——————


Part.4


  “喔喔、你在这里啊。——从刚才开始就不见你人。”


  “啊、晚上好。”夏侯惇坐在一边抬头打量着进来的人,眨了眨眼才记起那人的名字,叫做典韦的那个。其实一开始那人的装扮就让夏侯惇吃惊,穿着个厚重的盔甲,他的动作也很灵活,说起话来声音沉闷……和那封信里描述的“会哄小孩子”的样子完全不同,“反正今天没有军议,就干脆随便一点——”


  “都不知道曹操在想些什么。”


    夏侯惇这么说着,他也奇怪,明明今早上从蔡文姬那小姑娘那边套出来的情报是说今天有个军议,讨论的是上周那次战役——其实夏侯惇连什么战役都忘了,脑海里的记忆就停止在了义父离开成为佣兵的那天,还寻思着之前的自己有没有给自己留下些什么关于战役的事情,可是翻遍整个房间都没有任何线索。苦恼着接下来的军议要是要汇报该怎么办,没想到曹操那边来了消息,说这次军议取消了。

  

    “主公想什么……难道老夏你还不明白?”


  听着夏侯惇一如既往对于“是夏侯不是老夏”的纠正,典韦也是不在意地嘿嘿一笑,把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提着的几坛酒搁在一边,还拿出了两只碗,在夏侯惇边上大大咧咧坐下,“文姬也不在甄姬也不在,喝酒不?”


  “喝,当然喝。”


  没几秒,手中的碗就被醇香的酒液填满。被熏着的这一下夏侯惇好像觉得自己是记起了什么事情,但是愣了愣神,还未来得及去深入思索就被典韦的声音拉了回来。仰头干下那碗酒,早上蔡文姬嘱托的那几句直接被他抛在脑后,一抹嘴,瞥了瞥身边那个吨吨吨就半坛子酒下肚的典韦,脑子一灵光,记起了之前自己在信里嘱托要套话的事情。


  “诶老夏你怎么就喝这么点?”

    “文姬说不能多喝,俺的伤在头上,万一染上个什么风寒就不好了。”


  “以前也没见你多听这个,现在知道听文姬的了?”

    “这次不一样——”


  这次我失忆了。


  “得了,你这个性子估计除了主公也没人能试着去改了。”

    “咋的。连着这么多句都和曹操扯上关系?”


  典韦眯了眯眼又灌下一碗酒酿,声音模模糊糊时轻时重的,却也没引来什么别的人。醉态是已经显出来了,咕咕囔囔的。


  “不扯就不合你性子了,得,你和主公的事情难道我还看不出来?我就算被称为恶鬼——又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


  啪一下,那碗就被人拍在了石上,也是结实,里面的酒水漾了漾但是并没有溢出来。夏侯惇闷了一口酒,有些呛鼻,除了一开始喝了一口之外并没有再碰酒水这让他有点不习惯,不过他并没有咳出来。望着一边的林子出神。再喝一口,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涌动。


  “得了,今晚上你也早点休息。今天主公说没有军议不代表明天也没有,况且你还是带伤的。”

    “不过啊老夏,我和你说——”

  “有些事情既然想着要说出来就要趁早,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诶?接下来要怎么说来着……甄姬写的太冗长我背不出了……走了走了。”


  不过这次夏侯惇并没有叫住他或是再次反驳什么“不是老夏是夏侯”这样的话。见着人方才还是颤颤巍巍的转眼间健步如飞地跑了,未发一言。见着人消失在走廊那边才转头闷下了剩下的一整碗酒。


  所以说刚才他根本就没有醉吧……

  全程被诓的都是俺自己啊。


——————

Part.5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48)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