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邦信】七周失感。(Part.3)

*cp.邦信。

*从别的地方看到的梗,若侵则删。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既不是原作也不是史向的私设AU。时间线错乱。

*在下可能是脑子有病系列。如有bug还请多包涵。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Part.2

——————


Part.3


  “今夜的宴会还真是让人不愿离开啊……光是菜式就比平时吃的那些东西好了千倍万倍——虽然是在胜利之后将近一周才举办的庆功宴,不过也是满足了!”不知是哪个兵卒对身边的同伴这么说着,抬手抹了一下沾上点汤汁的嘴,毫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得来了身边若干人的附和。


  “啊,的确是这样,唯一遗憾的便是君主和将军还有军师都在中途缺席了。”围绕在那人边上的应该也是哪个分支的队长将杯中最后一点酒喝尽,才恋恋不舍地将杯盏放下,“不过说来……最近三位大人之间的气氛好像有点奇怪啊——或者干脆说是韩信将军最近有点反常。”


  “啊,关于这个,难道你们不知道之前一直在传播的那个谣言、啊不、不能说是谣言吧,十有八九已经是定论了的那件事情——”


  “关于心悸和背叛……的那样的事情。”


——————


  “韩信,你最近有些奇怪。”饭席间刘邦搁下了筷子,将酒杯置于手心把玩着,摆了摆手命退了身边的若干宫女,待人走出帐外无了声响才开口。所处的地方并不是恢弘的宴会厅,但是相比起宴会厅也不仁多让。一排排蜡烛在边上燃烧着,将整个室内照得亮亮堂堂。


  “啊、啊……是这样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见刘邦停下了筷子与他说话,韩信也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目光闪躲几下,旋即又觉得这样可能更会让人怀疑,只好抬头任那位多疑的君主打量。一边的张良大概是感觉到了不对头的地方,从帕巾擦了擦唇,从那个视角观察着两人,以免发生什么单方面的不测。


  虽然最近的那场战役是胜利的结果,但谁都料不到下一次、另一个敌人会发动如何的攻势,今后在战争方面或多或少仍是要仰仗韩信将军。但刘邦最近好似全然不计后果地针对韩信,冷视、默然,但是吩咐给韩信做的事情却还是一如既往。


  张良并不是喜欢过多掺合两个人私事的人,或者说,以他微薄的经历,甚至连“喜欢”、“爱”这样简单的感情都无法去理解,但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外加上搜集到的一些外界若有若无的传言,结合一下韩信最近的反常,即使是他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刘邦是真的不知道吗?


  关于韩信对刘邦的那点小心思已经完完全全是三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事实,刘邦没有不知道的可能也没有去逃避的必要,况且还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


    张良推了推单片眼镜,一向是冷淡的他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多余的表情,仿佛另外两个人之间根本说不上是对话的片段完全没有被他听见。言灵之术被安静调动着,得出的结果是居上位的那人全然没有任何算得上是情绪上的波动。

  

  ——或者说,就是因为“知道了”,所以就要去摧毁吗?


  也只能说是符合他的性子。


   不过说起来——


  “啊,韩信最近的确有些反常,军师你也看得出来,对吧?”


    正在张良思考的时候,刘邦话锋一转扫到了他,唤着“军师”的名号让张良暗自一惊。不过早已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张良也不在意这个,并未思索就给予了回复。

  

  “关于这个……良无意识间听兵卒们议论过几句,韩信将军在饮食方面,最近的确是有些——”


  顷刻,整个空间都安静了下来,甚至都听不见韩信那完全没有底气的辩解。


——————


  “啊,这个啊,只是因为身上的伤口所以才——子房你也是知道的吧?”韩信听闻张良的话打了个呵欠,“忌口忌酒防止感染什么的,伤口要快点好起来才是,不然下一次的冲锋万一信拖了后腿……可有损军名。”


  语罢,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本应存在的醇香或是腥辣的味并没有如约而至,口中感受到的就只有仿佛是喝了白水一样的索然无味。韩信眨了眨眼一副无辜的样子,罢了还咂了几下嘴表示对酒的赞许。


  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这一周开始就是这个样子了。第一筷食物放入嘴中咀嚼的时候明明感受到有汁液溅出,但是却没有任何味道。韩信还一度认为是厨子忘记加香料调味,但是转念一想,已经从事了几十年的老手是不可能犯这种最低级的错误,于是按捺着皱眉的念头将人端上来的几盆菜都尝了个遍。


  味如嚼蜡。


  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的韩信并未皱眉,只是安静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原以为无法接受的事实,并将情绪都压抑下来,命下人将未动几筷的菜品收回,命人转告“没有食欲”这样的理由。心中念着可能是因为伤口的事情的心理作用,但是久经沙场的他又怎么会被几个敌人吓到这种地步?


  不明白,但是一连几天都保持着这么个状态让他也感觉到了无所适从,又不敢对旁人提起一字,越发压抑,最后就给了刘邦这种“觉得他最近的行为反常”这样的想法。


  外加上之前的那个关于他心悦君主的传言——不,应该已经不是传言而是整个军中人尽皆知而又装作未知的事实了,不知为何就变成了这样的现状。怀疑、猜忌、还有各种各样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负面情绪好像一双双只剩下白骨的令人作呕的手,只要他一崩溃就会立刻将他拽入深渊。


——————


  “所以说,韩信将军,最近你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生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完、全弄不明白。”韩信用余光打量着那边的刘邦,在确认对方不会继续追问以后便提起筷子装模作样夹了口菜放进嘴中,机械咀嚼后便吞咽下,随后端着酒杯对刘邦行了个礼,将内的酒一口气饮尽。


  “今天的庆功宴……嘛,虽然相距胜利的那天已经过了快一周了,不过也算是很高兴,这酒也真好。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吧——”


  烛光跃动几下,韩信刚才说的那几句话罕见地没人接口说下去,也是觉得尴尬,他止住了声,垂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前面那两个人。

  ——一个能看穿一切的军师,一个他所心悦的君主。



    “你的杯中盛着的就只有白水而已,为了你的伤考虑,当时根本就没有准备酒。而且说着开心这样的话语,你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笑意。”


    刘邦将手中的酒盏一下子摔在桌上,其中的浊液还随着他的动作溅出些许。他扶桌站起,身体微微前倾,难得收敛了面上那玩世不恭的笑,直直对上韩信的眸。

  

   “所以我说啊,韩信。”

   

   “你最近果然很可疑。”


——————

【伪结局】Part.4

——————

【真后续】Part.4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39)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