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邦信】七周失感。(真·Part.4)

*cp.邦信。

*从别的地方看到的梗,若侵则删。

*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既不是原作也不是史向的私设AU。时间线错乱。

*在下可能是脑子有病系列。如有bug还请多包涵。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Part.3

——————

Part.4(伪结局)

——————


Part.4


  “啊、是这样吗?——我说呢,怎么觉得这……”


  听罢刘邦的几句类似逼问的话语,韩信放下了就被,抬眼正想辩解几句,但是在另外两人审视的目光下也是噤了声。面对敌人千军万马仍是毫不畏惧的韩信将军在自己的君主和军师前露了怯。


  但当事人并不想承认这回事,只是逐渐变弱的语气出卖了他的内心。不信任的种子在埋下的瞬间就注定会生根发芽,唯一的解决办法就只有将其连根拔起,就如同刘邦一贯的“斩草除根”的手段。


  ——但是这种想法到最后也只是空谈,他终究不是刘邦。


  厅内十分安静,安静得出奇。酒酿在杯中翻滚着的微小碰撞声甚至都能被人完全捕捉到。张良推了推他的眼睛,言灵之书并不像往常一样悬浮在半空,而是躺在桌子上纹丝不动,他的周遭也没有了金色的咒语盘旋。刘邦的身体向着韩信的方向前倾,目光中擒着几分敌对和不信任。


  但好像隐隐有些担忧。韩信觉得这担忧多半是他错觉,于是他眨了几下眼睛,再看向刘邦……方才的情绪好似荡然无存,他的神情淡漠异常。


  韩信抿了抿唇,觉得有些唇焦口燥于是又端起桌上的那杯水喝了一口。心中翻江倒海许久。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将整件事情全盘托出,若是尽数告知可能会打破现在三人小心翼翼维持着的表面平和,反之……带来的就是认定的背叛和无法预知的表象破灭。


  “君主,不知良可否先行离开?军中还有些事情待良去处理。”


  正当韩信在犹豫时张良起身对刘邦行了个礼,语气平淡如常,似乎刚才发生的那些只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出乎意料的是刘邦居然点了点头同意让他离席了,他又行个礼,直接从座位上走下,打开门的那瞬间转头好像说了些什么,不过正在专心思考该如何面对眼前情况的韩信并没有注意到张良这些细微的动作,他只觉得在只有刘邦和他的情况下室内安静得诡异。


——————


  “所以,韩信你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刘邦沉默了半晌后突然开口,紫眸晃了晃,一时间所有的威压都积累在了韩信身上,他的手不自觉垂下,握拳,指甲深深嵌入肉中,指缝间已有了血渍,也许还有几滴顺着指缝流下,不过现在的他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相比之下,先前在营帐中的那种压抑感又再度涌上,让韩信有些喘不过气来。


  “信……只是不知道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知道该是一副什么表情面对刘邦的韩信想用往常那样哈哈笑几声就将事情敷衍过去,不过这次看来是没有这么容易了。——因为他扯了扯自己的唇角,发现了他“笑不出来”这件事情。


  “时至今日还准备瞒下去么?你最近的情况我都看在眼里。”


  刘邦扬了扬下巴,等待着韩信的回复。联系起最近韩信的行为——早晨在兵卒吵醒他时并没有如以往般生气反倒是安静接受了“醒来”这样的事实;在军帐中明明伤口入皮肉下几寸但是却好似无事人一般连眉头都未皱一下;近来的食欲全无与方才分不清酒与水……还有明明应该是打哈哈瞒过去的事情但是却未有笑意。


  忽地记起之前流传甚广的蜚语,不知道是从哪个人口中说出的话就这样飘进他的耳中,虽说只是个“流言”,但是可信度却也不低——毕竟有多少人敢在将军和君主的眼皮子地下传播根本没有依据的话语?若是哪个人会这么做,恐怕是不想要自己肩膀上的那颗脑袋了。


  “和之前那个传言有关?”


  这二字是直直戳中了韩信内心,他垂下了头,所以表情略微僵硬的那一瞬并未被刘邦捕捉到。吞咽了一口唾沫,他只得选择闭口不谈。——失去了味觉、失去了痛感、失去了愤怒,也失去了快乐,任谁都无法相信这种几乎无可信度的话语,现在说出这种无用的借口只会加剧人对自己的揣测。


  “抱歉,君主说的那‘传言’……信并未听闻过。”

  “若是如此,那今天也便到此为止罢。庆功宴也应该结束了。”


  刘邦的视线在韩信身上停留许久,终究还是别开。这一整个厅中,刘邦走动发出的声音消失后,迟迟无人说话导致房间中弥漫着令人不安的寂静。他自顾自离开了房间,并未再给韩信一个眼神,也再没有说过任何一句类似于“韩信你也早点去歇息”这样的话语。


  就只余下了韩信一人,还有边上的各种未动几口的食物和酒液。它们本是被人小心准备的菜品,但是现在却任由着放凉、变得不再可口,反而让人没有下筷子的欲望。就算是烤肉也在烛光的照耀下翻出了一层油脂、沾上了灰尘、披上了一种不安的气息。


  就好像原本这儿开的不是个庆功宴,而是审问会。


  韩信抬手捂住嘴,并没有喊叫出声或是如何,只是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在恐惧着什么,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对何人何事感到恐惧。——是因为刘邦的误会还是因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如此多感觉所以搞砸了一切?


  他闭了闭眸,深呼吸,眼神中似乎是缺失了什么,但他也深知无法去弥补,对着并没有人的前方行了个标准的礼,随后踏出了房间。木门被阖上,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如同在他心上的波澜。萦绕于耳边,应和着他躁动不安的心。


  月光就这样直直洒在中央的水池中,几朵莲上仿佛被披上了一层纱。浮萍在上面肆意生长。青苔紧紧抓着一边的石头,环绕着它逐渐铺开。一边的木质回廊也攀着几株爬山虎,绕着柱木衡量不断向上。


  韩信停下了脚步,从回廊上抬头,将一只手撑在扶手上望着那白得几乎刺眼的满月,那光灼入他的眼睛,就如同映入他近乎绝望的内心。


——————

Part.5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27)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