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双兰】论杀·手和特工搅和在一起的可能性。

*cp.兰陵王x花木兰。杀·手x特工设定。

*夹杂众多私设。

*之前一篇点文的后续作,前文↓↓↓

【双兰】论休假和战斗为何不可兼得。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上.


  当花木兰回到那个勉勉强强可以称之为“家”——实际上平时根本就是没人住的地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家具有任何积尘的样子,还有些震惊地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摸摸柜子上沿,连之前一不小心点下的饮料渍都被人擦拭地干干净净。小廊道里的灯并没有亮着,整个家也是安静得出奇。她将腰侧的两把短剑取下随意丢在一边的武器柜里,脱下一直穿着的护甲才开了灯。


  一时间亮堂起来的房间还让她有些不习惯。——当然,更准确的说是,这个房子她还没有住习惯,或者说依着一个月就回来这么一两次或者几个小时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法让人习惯这个地方。


  对,这是她和高长恭的家。


  说是家其实也就是个“会面地点”,毕竟花木兰的总部还是在另一个偏远的地方,高长恭也因为是杀手所以长时间变换着自己的处所,每个月能见上这么一两面都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啊至于他们两个是怎么在一起的?


  当打探到一点内幕的百里玄策坏笑着眨巴着眼睛看着花木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花木兰是一脸冷漠地弯曲食指在他额头上来了一下,虽然说是有手下留情但是还是会痛的,得到了警告的百里玄策便乖乖闭了嘴不再提这个问题。


  当然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答案就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切磋切磋着就在一起了。


  大概是在花木兰强行提前结束休假的时候又对上过几次手,从一开始兵刃相见斗得天昏地暗到后来也没什么兴趣再打下去便互相开了嘴炮——当然,主要是花木兰说的话,高长恭只是安静听着时不时回复几句——打架打得就和过家家一样。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花木兰没有和人再对上过,最后一次打架是高长恭直接怼到了他们总部。


  至于高长恭是怎么找过去的?——这可是机密情报,怎么可能明面上说出来。


  不过出乎意料,这个被政府通缉的幽灵在来到总部的时候并不是来自首的也不是来送死的,一进来气场就压住了围上来的若干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走进了花木兰的练习室,顺带把门关上了。


  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的百里守约耳朵折动一记,皱眉,握着枪的指从扳机上移下,拍了拍一边的百里玄策轻轻点了下头。深知自家哥哥性子的玄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便一下子钻上通风管——我是指点与花木兰练习室相通的那大管道,随后匿在里面目睹了全程。


  虽然不太清楚他到底看见了什么,但是——


  在晚饭时间都快饿到准备吃筷子的正在等待百里守约将饭菜端出来的铠是被百里玄策那种生无可恋的表情和身上发散出来的低气压影响到,甚至连那晚上一向都爱吃的肉食都少吃了几口。


——————


中.


  “这么干净,不像是十天半个月没人住的样子,看样子他已经来过了么。——啊啊、又没有碰上。”


  花木兰将并不能说是大的整个家扫视一遍,手上还取着块半湿的抹布,准备见到什么积尘的死角再进行第二次打扫,不过高长恭的效率的确是高,花木兰都没找到什么能够让自己补救的地方。


  于是她干脆把抹布搁在一边,洗了个手便走进自己的房间准备取出笔电开机——为了早些过来甚至还有些数据分析没有完成,估摸着再不做的话上头的人又要开始啰啰嗦嗦了。她甩了甩自己的樱色长发,高马尾已经卸下,现在只是简单扎上。将柜子里的笔记本开机,取过包中放着的U盘插入插槽,伸手将电脑带到自己的怀里,习惯性回头看了一眼,她便见到了压在电脑下面的一封似乎是信的东西,上面还盖了一个戳。


  那个戳她是有印象——


——————


  “所以说这次寄过来的又是什么东西?邀请函?挑战书?”


  花木兰一踢办公桌,带滚轮的椅子便向后滑动半米开,她顺势转了个身,正好移到了茶几边上。方才苏烈给她了一条消息说是有人寄给要东西,一时间她也没反应过来究竟是哪个人有这样的神通把东西寄到总部来,不过听着这个老前辈的声音——那个来的家伙也不是个好惹的角。


  ——然而花木兰并不在意那种东西,本来就被文件弄得心烦,这一下子语气也是隐隐憋不住的样子,双手抱臂放在身前,没好气地吐出这句话才睁眼望着来人。


  不望还好,一望她的心情是越发焦躁了。


  要问她当时面前这个是谁?

  可不就是老对手高长恭么。


  说是高长恭但是也总觉得当时的他哪里不对,似乎身上的戾气收敛了不少,花木兰再打量上几眼,才发现他这次来并没有带上拳刃,还穿着件西装马甲,看上去倒有点上层精英的样子。他当时啧了一声,从口袋中取出一封好像是信的东西就甩到了花木兰面前,还未等花木兰与他说什么,便一眨眼不见了人影。


  花木兰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挑了挑眉从桌子上把那封信拿起来看看,上面盖了一个暗紫色的戳,那个戳还自带个花边,中间是个花体的A字。


  她还没拆开那封东西看看里面是什么,就啧啧赞叹了一句这个设计——


  “高长恭那家伙为什么会给盖这么骚包的戳?”


——————


下.


  当花木兰拆开那封信,里面是标准的高长恭式语气,就汇报了一下近况(除了工作之外的),至于情话?那种东西他不屑写花木兰也不屑于看。


  平平淡淡宛如小学生写流水账——当然,平心而论高长恭的字好看很多。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寒暄废话,看到那封信也就好像他本人在边上做工作汇报一样,虽然没有声音,但是花木兰也能脑补出他说这些话时候毫无波动的语调。


  她咂了咂舌将那封信折起来放进抽屉里收好,输入密码将电脑开机,鼠标动几下正准备打开文件,一向敏锐的神经却被玄关处发出的轻微金属摩擦音吸引。她也是一下子料到是高长恭那家伙又回来了,便也没急着去处理那个文件,只是挺了挺身子抱臂坐在办公椅上。


  房门被人打开,外面的光一起洒进些许。她转身对来人勾起个微笑,高长恭应该也是有略微微笑一下的,只是因为带着面具的原因所以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好久不见啊。”


  “嗯,我回来了。”

——————

END.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热度: 85 评论: 4
评论(4)
热度(85)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