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吕惇无差】是不是半吊子你不会自己看吗?

*cp.吕布x夏侯惇(无差),魏第一红棍x魏第一红棍(两人齐名)

*私设众多,有流血/暴力倾向描写。不适者还请自行。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吕惇】是不是半吊子你不会自己看吗?



  这是吕布不知道第几次把凑过来的小喽啰一拳头打到墙边了,没准是第二十次或者是第五十次,整个原本应该是会议室的房间中的地上横七竖八的全是人的尸体——或许说是尸体还有些不妥,也许有些人还没死只是安安静静当个尸体来避免被突然闯进来的两个疯子往死里打。


  ——当然,已经不是怕不怕的问题了,开会的途中二十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口袋中冷兵器少说也有五六把,枪也是一人一把的标配,但见到破门而入的吕布和夏侯惇二人还是哆哆嗦嗦,一半以上的人连话都说不利索。


  梦魇吕布,这个名号道上有多少人没听说过?这又不是什么吓唬小孩说“不听话就会有怪叔叔把你抓走”这样的故事,什么吕布把钢管戳进人胸口啊、眼都不眨一下便将人从楼上丢下去这种故事已经屡见不鲜,道上混的人有几个是打得过他的?——零,连之前的最强佣兵龙都是由两个人联手才勉勉强强把吕布重创,让他在鬼门关游荡了一圈。


  一边的夏侯惇,不能说是名不经传,但是相比起吕布算是鲜少被议论的那种,虽然两人都为曹操手下第一红棍,但是哪个是主哪个是副从名声上就一下子能被人分辨出来了。


  “得了,所以‘觉得好玩’就是你决定在大半夜来这边进行这个屠杀的意义?”吕布对这次这个领头的人的计策嗤之以鼻,夏侯惇既没有曹操的心机也没有曹操的冷静——当然,虽然说这个或多或少也和两个人的定位有关系,不过像这么随性的进攻连吕布都不禁开始怀疑面前这个人的专业性。——也是,那人本来就是个半吊子的最强红棍——也不知道曹操是看中了他什么才将那人立为和自己齐名的第一红棍,他都觉得和这人是同一个职称让自己掉价。


  走廊上倾倒着的大多都是昏迷过去的人,当然,有时候也会夹杂着几具尸体,不过也并不多,毕竟若是闹出人命的话最后解决也不容易。夏侯惇啧了一声对吕布这个语气表示不屑,话语中隐隐还有些炫耀的意思——你看吧,战神吕布也有听俺的一天——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对于夏侯惇来说吕布理应是个前辈,这个人的事迹他还在佣兵团里的时候就有所耳闻,心狠手辣不近人情——啊当然还有一些私底下偷偷传的那个人的悲惨情史——不过这点他从来没在吕布面前提起过也不敢提,谁不知道这事情是吕布的禁忌呢?估计谁敢稍微拿出来说一说明天就会在垃圾堆里翻出你的尸骨了。


  不过平心而论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吕布一直都看不惯自己这件事情他也心底里明白。毕竟他从佣兵那边退下来——也就是说从之前的一味顺着人指挥或者顺着钱去那样的情况一下子变到要随机应变灵活贯通还有些不习惯,被吕布这种老手视作“半吊子”他也认了。


  不过说真的,吕布那家伙身手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



  “俺就是把那些小喽啰打晕,那些死的基本上都是因为你没控制好力道。——况且,这次是曹操他指定的俺来指挥。——啊对了,那边那个,我是说本来坐在最顶上的那个——不不是那个文弱书生,那个秃头,对就是那个,帮俺把他弄过来。”


  “啧……本来还以为能在两个小时之内把曹操吩咐的东西都做完的。”他摆弄了一下边上放着的电脑,里面并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他嘁了一声没好气地把鼠标丢在了地上,因为太用力的缘故,里面的电池甚至被撞了出来。塑料在地上滚动几圈发出令人不悦的声音。口中说着抱怨的话矛头指向是吕布,面上是毫无所谓的神色,一拳击在人鼻梁上,看着刷刷两行血从人鼻孔中流下。


  “俺也没空和你废话,下一次你们的目标是——哪个?”那人终于是从假死的状态中转醒,痛苦叫唤了几声却又咬紧牙关不吐一字,神色分明表达了“你有本事就让我开口啊”这样的话。


  吕布在一边抱臂看着这个毫无专业性的审问,取出根烟自顾自点上。他是真的觉得夏侯惇这种审问方法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他们这种人哪个不是小时候被翻来覆去打了好几次,肋骨断个三四根也是早有的事情,要是就因为这个所以供出机密来,那这个人的忠诚度才该让人怀疑。


  半吊子果然就是半吊子。


  几次单方面的问答结束后夏侯惇是放弃了这种做法,示意吕布过来帮他把那人押到桌边压住,将那个头子的手压在平整桌面上,随着刺啦一刀下去,那人的一根手指就被剁了下来。红色的血液从刀锋上滴下几滴,那伤口处已能见到隐约白骨。


  显然是未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吕布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夏侯惇之前的手段一向是以怂出众,啊当然,那个怂并不是打架怂还是别的什么,应该说是审讯相关的事情夏侯惇都不会插手,大概这和他还是佣兵时期发生的事情有这么一点关联,不过也没法去追究,久而久之就落下一下夏侯惇只会一股脑打架这样的评论。——况且吕布和夏侯惇一直都是共事的关系,这个汉子几乎都是大大咧咧吊儿郎当的,他着急的样子是见到过,但是生气的样子是真没见到过。


  ——就好像气场完全改变一样。



  “这次是一根手指,下次再一根,还有下次就是你的手臂。”夏侯惇对于手上沾了人血的事情很是介意,在一边抹了好几下,“俺敬佩你骨头硬,但俺的耐心可不多。”


  应声,那人第二根手指也被砍下。鲜血溅出的声音就这样绕在耳边,那个勉勉强强可以被称之为知道内情的人瞪大了眼睛,很显然是没想到夏侯惇真的会再下刀,哆哆嗦嗦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夏侯惇啧了一声,从桌下拆了一根被磨尖的钢管就对着那人的手臂刺了下去。


  皮肉绽开的声音,然后传入耳中的是那人大声的痛呼,随后便没有了声响。夏侯惇是完全不在意这个,弯腰给了那人一巴掌确认他到底是真的昏过去了还是假装晕倒,咒骂了一句果然这人还是没啥用处,这人嘴还真紧,回去让典韦再去拷问一下。于是看着按着那人的背若有所思的吕布,伸手拍了一下人的肩膀,力度并不大,但是足够让吕布引起注意。


  “回神,把人扛上该走了。”

       “不用你说。”


——————

END.

——————

其实这篇文有个后续……戳这↓↓↓

【吕惇】信不信俺断你几根肋骨?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39)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