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吕惇】信不信俺断你几根肋骨?

*cp.吕布x夏侯惇(无差),魏第一红棍x魏第一红棍(两人齐名)

*私设众多,有流血/暴力倾向描写。不适者还请自行。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之前一篇文的后续,前文请戳↓↓↓


【吕惇无差】是不是半吊子你不会自己看吗?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吕惇】信不信俺断你几根肋骨?


  “我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在激动个什么劲?”


  吕布很是不懂现在处于驾驶座上的夏侯惇的心理,那家伙从上车开始脸上就挂他脸上的那个标准的痞子笑——我是指,在一个座位下面塞了一两杆枪、三四把刀、五六根钢管、并且后备箱里还放着一个废了手臂的人的车厢里。


  如果这就是因为抓到了一个可能有用的人,那这家伙也未免太过容易满足了。——简直就是小孩子心态。


  他将手上的书随意翻过一页,扫几眼又匆匆跳向下一页,用夏侯惇的话来说就是“好像这本书是他写的一样,只要看一眼就能聊到后面的所有内容于是就没有仔细看的必要了”这个样子。书的主人很显然并不爱护它,那边角上沾上的没准是咖啡渍或者是可乐之类的东西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点。


  不过也许对于吕布来说这已经是很温柔的了,毕竟他可是那种毫无征兆就能把人的手臂卸下来的人。


  “啊?也没什么事啊,就是一想到曹操吩咐的事情就反射性想笑。”


  看着前面是个红灯,夏侯惇踩了刹车,车子稳稳当当停下后他手臂撑在方向盘上,右手的食指一下一下轻轻敲击着喇叭处。吕布自然知道他指的“那件事情”是什么,无过于之前那句“这次任务你一切都听从夏侯惇的安排”。


  哦这当时可是让夏侯惇开心了一整宿,当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就好像小学生听见了明天春游这样的安排似得,干脆在大早上打电话给吕布去捣人分部了——当然,谢天谢地,还好吕布没有那种可怕的起床气,不然都不知道到时候被大卸八块的究竟是谁。


  其实夏侯惇也不知道为什么曹操要这么安排。虽说他有时候就是这么吊儿郎当的,但这也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明白,他自己的能力比起吕布来——无论是在战斗那方面身体素质那方面相比起吕布都显得逊色太多,经验方面也相差甚远,要他来指挥吕布?天方夜谭。


 他无时无刻不在堤防吕布因为心中怨念反杀他一次。——当然,他已经能感受到每次发号施令的时候吕布要将他狠狠碾碎的视线。


  撇了撇嘴,他不再回复吕布的任何问题,生怕再被人的低气压碾压一次,就这么一下子直接开到了总部。


——————

  

       在外面守着的一向都是典韦,今天也没有任何改变。夏侯惇下车后对人指了指后备箱的方向,他点了点头也是明白了夏侯惇的意思,打开后备箱把里面已经被裹成粽子的人扛了出来,字面意义上的那种,顺带还叫来蔡文姬帮这个可怜的人续续命——毕竟能在吕布手下活下来的人都不挺不容易,要么就是本身有这个实力,要么就是还有点利用价值的。


  “哦对,刚才曹总吩咐了一句,你们不用去找他了,要是你们想要的话可以直接给你们放个小假。”


  在就要整个人消失在廊道尽头的时候典韦突然回过身来对吕布和夏侯惇这么说着,他的音量有些没有控制好,在空旷的廊道里四处回响着不禁让夏侯惇耳朵有点生疼。


  “休假——?俺不就是胸口被人拉伤一刀么?再休下去俺都摸不准曹操是有什么阴谋了。”夏侯惇小声咕囔着,他还记得之前因为哪个不长眼的用砍刀在他胸口上狠狠地来上了一下,缝了个几十针后不止留了疤,他还被强行休假个十几天,现在才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复健就再来一次休假?


  想法吕布是得轻闲多自在,打了个呵欠表示自己要去补眠了,不过没想到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夏侯惇对他的肩就是一拍——


  当时那事发突然,吕布也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从背后有一股子凌冽的气息,随后抓住那只拍来的手就是向后一拉,若不是夏侯惇较快反应过来擒住他的手不放随后借着墙面一蹬腿给予另一个力,估计等待着他的就是一次标准的过肩摔。


  “喂喂喂我说你突然这么认真做什么?”


  站稳以后仍然是有些心有余悸的夏侯惇这么对吕布抱怨着,顺带还投过去一个不解的目光——“为啥你这么困?”


  ——那个半夜一点半突然电话轰炸把我叫起来的人到底是谁啊?不要给我装无辜啊?

  ——当然是在心里吐槽的。


  吕布哼了一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愉快,不过夏侯惇很明显是领会错了他的意思,又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既然又是什么休假也没啥别的事,陪俺打一架吧!”


  吕布挑了挑眉投过去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他是真的不屑于与夏侯惇打架,毕竟两个人身高差了约莫个十公分,作为红棍这个身高差距也未免太大了些,打起来夏侯惇定会处于弱势,从不之情的人角度看来就和他单方面欺负夏侯惇一个样。


  “别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似得,打一架,信不信到时候俺断你几根肋骨?”

        “有本事就来试试,到时候输了可别跪下来求饶。”

         

  吕布听见他自己这么说道。


  随后吕布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夏侯惇到了练习室,原本就是抱着反正对方绝对会被自己打趴下所以根本就不用用心去应付的心态,不过夏侯惇那种架势的确让他动摇了一下。出拳毫不拖泥带水,角度刁钻力道蛮横,就连他之前是完全弱项的闪避技术都上升了几个档次。


  他单手格挡寻着合适的进攻方式,却时常会被夏侯惇化解,有时候命中时就算力道极大,夏侯惇也就是闷哼一声继续战斗,就好像痛觉早已从他身上消失一样。


  几回合下来,吕布身上也挂了点彩,右边手臂的皮已经被磨破,脸上也多了几道淤痕和擦伤,夏侯惇的情况更是惨些,吕布很显然有认真在应对,手臂上是伤,脸上是伤,一直被披在肩膀上的深蓝色外套也沾上了点血落在一边,盖上了尘。吕布下手应该是有分寸,所以他暂时没有察觉任何类似于“肋骨断裂”或者是“关节错位”这样的情况。


  趁着进攻的间隙,夏侯惇抬手擦了擦唇下,嘴角流出的一点唾沫星子上还带着几丝血液,他向一边吐出一点,继续摆出防御的进攻的架势,对着吕布的颔下就是一拳,不过力度显然比不上之前那么有震慑力了。——很明显是再受这么一两拳就坚持不下去的那种。


  吕布啧了一声。他的确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了,从混开始到现在,前期面对别人的挑衅就是单方面虐杀,后期人听着他的名号都会瑟瑟发抖,更别说想与他打一架了。就算打起来也是中途就认怂逃跑,像夏侯惇这么有毅力的人——他可以说是从来没有遇上过。


  不算糟。


        他迟迟没有出拳,这倒让夏侯惇在心底暗骂了一句,原本保持好的姿势就是压低重心,外加上腿上只要稍稍一动就会牵扯到的伤,他正想调整姿势确实一个不稳当半倚着墙壁滑下些许,他自然不愿意让吕布看了他的笑话。


  ——废话,这次这个战斗就是为了向他证明自己也合得上第一红棍的称号,现在又要自己认怂,这算个什么话?


  吕布伸出了拳头,但是却并没有再次落在夏侯惇身上,落在了他身前,作出了一副要扶他起来的样子。


  “俺还可以打,用不着你来扶。咳、胜负还没个定论……”


  “得了,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不如先回去治治伤再来打,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算赢了你也觉得胜之不武。”


  “……你是指俺胸口的伤?——成嘞,既然不算俺输,那下次接着打。”


  “随时奉陪。还有,这次你还不赖。”


  夏侯惇把手放在吕布的手上借力站起,一抹嘴边的一痕血迹,又露出了那种招牌痞子笑,在吕布眼里就莫名特别灿烂——对,就和之前曹操钦点他成为第一红棍那时候一样。


  “妈的,这次值了。”

  

——————

END.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48)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