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mert_澪_黑恶势力三人组参上 | Powered by LOFTER

【离惇】没准是你脑子有病

*cp.高渐离x夏侯惇(无差),酒吧驻唱离x酒保惇

*私设众多,不适者还请自行。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当然其实想出这个tag在下可能也是脑子有病了。)

*你要相信我爱他们爱得深沉。

*之前逍遥卖的安利顺手脑补一下感觉还不错……安安静静当个tag开荒者。


*OOC


可以接受的话↓↓↓


——————

——————


【离惇】没准是你脑子有病


  夏侯惇,一个不能说是小的酒保,曹操那家店里的二当家,扛把子,表示他最近心态有点爆炸。


  酒吧里来了一个新的驻唱,按着之前的性子他根本不会在意什么熟客驻场服务生的改变,只要不在他眼皮子底下惹事就行,不过这个新的驻场让他不注意都难:一头骚包的紫色发,还染上这么一撮,边上垂下两缕,上面还扎上个小马尾,身上穿着的深紫色外套和酒吧昏昏暗暗的灯光倒是相称。拿着一把也许是吉他也许是贝斯的乐器,声音能从酒吧一楼穿透到三楼。


  “诶俺就问问,那个新驻唱是个什么来头?”


  夏侯惇将手上刚擦完的玻璃杯放到架子上,随意用纸巾擦擦手再取来另一只要擦的,眼神飘向舞场中心,问着身边的另一个小伙计。


  一边的小伙计听了夏侯惇这句话先是愣了愣,他其实挺好奇为什么夏侯惇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斟酌着开口还时不时抬眼打量一下夏侯惇的神色生怕出了什么事:“啊那个人……叫高渐离来着,之前是个大明星,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出现在这里当了驻唱。——怎么了惇哥,难道他惹到你了……?”


  “没,俺就好奇问问。”他回了头,眼睛却眯了眯,将那只终于清理干净的杯子放回桌面上。


  其实这个问题真的是出于好奇,毕竟夏侯惇对于什么明星啊偶像啊也没有什么了解,对于他来说好好管着酒吧和完成曹操吩咐下来的任务也许更重要些——当然,前者是只要他站在酒吧里就能做到的事情:有谁敢在他的底盘惹他?


  高渐离就敢。


  这事情说起来玄乎但也算是合理,当夏侯惇下班以后准备去换件衣服收拾东西走人,正好在二楼的走廊上碰上了演出完毕的高渐离,他的额头上满是细汗,那琴箱背在背后,看到夏侯惇还不失殷勤地打了个招呼,夏侯惇自然是点头回应。


  然后他四下打量下夏侯惇,视线落在了夏侯惇的眼罩上,正当夏侯惇以为他要问自己这只眼睛是怎么瞎掉的——就和那些刚过来的小服务生那样——而表示无可奉告的时候,高渐离把夏侯惇叫住并请求他坐在一边的凳子上,自己则又将已经收回去的琴取了出来,随意拨动几个音,然后——


  就夏侯惇那只丢掉的眼睛来了段freestyle。


——————


  夏侯惇那只眼睛是怎么瞎掉的?——自然是因为打架,当时那帮子小混混一个个都扛着钢棍来砸场子,夏侯惇就吩咐一下疏散客人,等到酒吧都无闲杂人等了,二话没说提着自己的那把朴刀就和人干起架来,期间是英勇无比杀敌无数,却没料到有人偷袭,在转身的过程中后头一个人就把玻璃杯的碎片直直扎进他眼睛里了。


  不过他当时没有喊疼,和人打架的动作也只有这么一两秒的停顿,伸手把玻璃碎片拔了,这气势也是直接震慑住了若干人,那帮子人很显然也没料到夏侯惇是这么不好惹的主,心一下子没底只好三三两两都跑了。


  夏侯惇也知道自己这只眼睛绝对保不住,干脆也没把事情给宣扬也没去医院,反而是一脸平淡地对曹操说了店里的损失若干。这件事情被各种人以各种版本口口相传,不过没变的就是这是他的成名战也是为什么他能成为曹操手下第一号猛人的原因。


  但是在今天,这件事情变成了高渐离口中freestyle的素材。


  

    等到高渐离这段结束以后夏侯惇的脸几乎都是黑的,脸上是明明白白写着“嫌弃”两个字。他耐着性子听完这么一小段,随后啧了一声连招呼都没打就径直走掉,留下一脸茫然的高渐离在原地。若不是因为觉得他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早就动手把人打一顿了。


  事实上,他的这个感觉并没有出错,当天他和曹操提起这件事情,曹操沉下眸思索许久,最后就对他说了这么两句话。


  “若他不是做的特别过分那就随他去罢,毕竟他之前帮过我一个忙。”

    “也劳烦元让稍微忍忍他了。”

  

    曹老板你玩我呢?


  夏侯惇第一反应是这个,随后也不禁开始猜测这个人究竟是有什么能力才能让曹操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好在他也不是个记仇的主——自己眼睛反正已经没了还能怎么办,别人要说闲话也是别人的事情,他也已经听习惯。反正自己的威名是立下了,而且高渐离这么一番举动应该也是因为习惯,没有带什么恶意。


    不过这么一闹腾,高渐离的名气是又传开了,整个酒吧上上下下不论是服务生还是管理层,见到他都不免指指点点说一句:“你看这就是在惇哥面前闹了一场还平安无事的人”,不过也有这么一两个好心的去和高渐离说明了一下夏侯惇失去眼睛的前因后果什么的,高渐离听了不禁挑了挑眉,在边上人看去全然一副无所畏惧之态,事实上嘛——


  啥?我惹了这么个大佬?

  我还能好好活到现在相安无事真是个奇迹!


  不过想归想,把事情前因后果捋了一遍以后高渐离也觉得是应该给夏侯惇个解释,毕竟对方也算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还是大佬级别的),要是他真的生气了,就算有曹操临时罩着自己,估计在这里的生活也不会太顺。


  正在他犹豫着该怎么去道歉的时候,他却不知道那个道歉的对象差不多已经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


——————


  夏侯惇从边上一个小保安手中接过那张小卡片,听着那个人转告自己一个名字还觉得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二次询问才真正接受是高渐离要人帮忙传个字条的事实,原因是因为高渐离要上场了所以来不及直接给他。


  夏侯惇也没太在意这件事情,扫了眼卡片就将它揉吧揉吧丢到了一边的垃圾桶中。


  那个高渐离找俺会有什么事情?


——————


  当高渐离见到夏侯惇已经是日暮西山夕阳西下整个城市被夜色笼罩的时候,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他上场表演了,不过另一个小仙女蔡文姬正好有空便和他换了下班,理由让他很是不解——


  “你们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去追求幸福吧大叔们!”


  ——虽然原话不是这样的但是意思差不多是这样的,听着有点奇怪,高渐离咂了咂嘴,都不知道是谁教她这种话的,不过还是略带感激(虽然这个感激有些莫名其妙)地扛上自己的琴回到了休息室,其实他今天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给夏侯惇道个歉顺带卖弄一下自己的嘴皮子,毕竟在这地方混下去,和夏侯惇打好关系也很重要。


  当夏侯惇正在休息室把自己制服的领带系上,抬手阖上柜子的时候,听见不远处吱呀一声有人开门的声音,预料之中的脚步声并没有响起,他疑惑地转身,第一眼看到的是高渐离那把琴——


  “你不会又要给俺来一段freestyle吧?”


  我一定是脑子有病才会想着要和他道歉的。


  高渐离忍住了把琴拍在夏侯惇脸上的冲动,在心里毫不犹豫地对人比了个中指。


——————

END.

——————


( 如果喜欢的话求点个小红心或者推荐,

    还有求个关注求个回复。

    如有不足之处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言♡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42)

[想成为温柔的值得被人喜欢的人。]